標題
更多
在線表單提交
更多
下拉表單:
首頁 >> 教育 >>教育新聞 >> 2018只剩七天了 你的“存在焦慮”好轉了嗎?
详细内容

2018只剩七天了 你的“存在焦慮”好轉了嗎?

时间:2018-12-25     【转载】

25歲的小尤是一名研三學生。臨近畢業,她才恍然發現自己的人生根本沒有明確的目標與方向,不清楚自己想得到什么樣的生活。小時候“討好”父母,上學時“討好”老師,她驚覺自己之前一直在為別人而活。身邊人常說“年輕就該去闖,要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可是自己喜歡什么、擅長什么呢?在每一個無眠的深夜,她早把自己拷問了無數遍,就是找不到一點可取之處。她說自己仿佛孤身行走于幽長漆黑的隧道,完全看不到生命的光亮。


世界衛生組織在2017年發表的報告顯示,中國有超過5400萬人患有抑郁癥,占總人口的4.2%,全人群患病率約為4.4%。今年4月,世衛組織駐華代表施賀徳表示,據調查,四分之一的中國大學生承認自己曾有過抑郁癥狀。同時,世衛組織首份預防自殺報告也表明,自殺已經成為15至29歲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如何看待大學生群體的存在焦慮感?


在大學生群體中,尤其是畢業年級,大部分同學對自己的未來無所適從。有人坦言自小乖巧,按著父母、老師的邏輯生活,現在選擇權移交到了自己手上,“腳下都是路,卻不知道該邁向何處”。當現實的就業需求與個人發展預期可能相互抵牾,也有不少人叛逆期遲到,在他們看來,如果和大多數人一樣循規蹈矩,不就如同工廠流水線的產品一樣,自己又有什么存在的價值意義?反正隨時都能被另外一個更優秀的個體所替代。


北京回龍觀醫院副主任醫師宋崇升大夫認為,以上問題與“存在焦慮”有關。存在焦慮是人格理論中的一個說法,指個體察覺到自己的生存狀態和生存價值面臨威脅時產生的一種痛苦的情感體驗。凡危及個人生存的因素或危及與生命有同等價值的信念和理想(如地位、名譽、自尊、求知、事業等)的因素,都會導致此種焦慮。其根源在于人的自我意識和自由意志。自我意識使人認識到自己存在的有限性,感覺到走向虛無的恐懼。自由意志要求個體實現自身價值,承擔自己行為的責任,而當個體放棄追求、逃避責任時,就會感到焦慮。


在宋醫生看來,大學生處于青少年晚期向成人早期的過渡階段,面臨著學業、人際關系、就業等諸多變化和挑戰,這種情緒的出現很正常,實際上是想為未來的不確定性找到一個落腳點。一旦將來有了確定的社會身份角色,比如一份穩定的職業,不確定感自然會有所降低,焦慮狀況也會有所緩解。


至于無法看清自己的個人潛質而導致的存在焦慮,宋崇升大夫坦言這是比較常見的現象,與家庭、社會的教育都有很大關系。在教育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犧牲學生主動思考與獨立選擇的情況。但是,就大學生而言,既然可以考上大學,能夠將自身的智力開發出來,說明個人潛質還是很不錯的,所以要相信自己依然可以對未來作出成功的選擇,更何況認識自我本就不能一蹴而就。其實為自己作出選擇,也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可能在小時候被壓制,但不意味著徹底消除,需要不斷開發嘗試,勇敢挑戰,不懼失敗,這樣才能得到鍛煉。大學生與其陷入悲哀難過,不如積極開發自己的潛能。


理論上,存在焦慮感可能會導致生命意義感的消解與喪失。有研究表明個體的生命意義感與抑郁癥狀表現有緊密聯系,而無意義感和無價值感本身就是抑郁癥的主要癥狀。當個體感到失去了生活目標,對生活的意義感到迷惘,往往會表現出對生活的厭倦、失望。如果這種無意義感很重,并且伴隨持久的情緒低落,則需要警惕是否處于抑郁狀態了。


在臨床治療中,宋大夫也碰到過深感生活無意義的青年患者。“生命有無意義,本身就是偽命題,”宋大夫說,“活著本身就不需要去賦予意義。”無論怎樣去詮釋生命的意義,闡釋總是有限的。人與生俱來就有生存的本能、發展的本能、成長的本能,這個本能是內在最大的驅動力,不需要用“意義”來解釋人為什么要活著。生命更多在于體驗,比如通過奮斗考上了大學、找到了喜歡的工作,這個體驗的過程其實就是生命原本的意義所在。


存在焦慮感必定會導致抑郁嗎?


雖然抑郁癥患者確實會由于存在焦慮感而難以自處,但是并非存在焦慮感一定會導致抑郁。


宋大夫指出,如果這種焦慮感沒有影響到自己的學業,且持續時間不長,能夠通過與人交談、吃頓大餐、看個電影等方法轉移注意力,那么這多半屬于由于負面事件所引發的情緒低落,大多數情況下人體可以自行調整。


但是如果這種不良情緒已經持續超過兩周,就需要警惕是否為病理性的。此時當事人之所以會感到焦慮,倒不是因為未來的不確定性,而可能是情緒本身出了問題。也就是個體焦慮抑郁的反應已經超過了負面事件原本的反應程度,二者不相匹配。這時需要關注的不是引起情緒波動的負面事件,而是情緒本身。


大學生抑郁癥死亡率高,就診率遠低于發病率,問題首先就在于許多大學生不能清楚區分抑郁情緒與輕、中度抑郁,耽誤了治療時機,導致病情發展成重度抑郁,甚至造成嚴重后果。抑郁程度的發展情況就如同喝酒,喝得少時,還能判定自己是否醉了,一旦喝多,當事者就會喪失判斷能力。


其次,還有一些大學生輕視了自身問題,以為可以自己調整,或者找家人傾訴就可解決問題。實際上,宋大夫指出,這只能緩解輕度抑郁的部分癥狀,對于中重度抑郁癥患者作用不大。更多的情況是,患者本人可能會發現所謂的“方法”不過是轉移視線、欲蓋彌彰,一旦再次面對類似問題,又會被打倒在地,受挫感的累積,只能使病情愈發嚴重。還有一些學生沉迷網絡游戲,完全切斷與現實世界的聯系,抑郁癥狀加重,最終采用極端方式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


針對以上問題,宋大夫建議及時就醫是最好的方法。第一步先去精神專科醫院,或者綜合醫院的心理門診,讓專業醫生作診斷,程度輕微則可請心理老師、咨詢師作相關輔導,程度重則需要心理治療與藥物干預。因為情緒反應與病理性狀態的差別非常細微,沒有簡單可靠的判斷方法。尤其是當事人已經發覺轉移注意力無用的時候,說明所遇問題單靠自身難以解決,就像一個人不可能把自己舉起,這時他需要外力的幫助。如同感冒發燒,持續高燒39度,不找醫生、不吃藥,只能使病情惡化。


是什么阻礙了大學生進入心理門診的腳步?


除了由存在焦慮所引發的抑郁癥狀,宋大夫提醒在大學生心理問題中還需注意一種情況:基本能夠完成日常學業任務、人際交往,但經常不開心,甚至頻繁自我貶損,想不到自己的優勢,只能看到自身不足,導致自我評價悲觀消極。該情況若持續兩年以上,很有可能是一種疾病狀態,專業診斷上叫做惡劣心境。


惡劣心境與抑郁癥、躁狂癥同屬情感性障礙,類似于不嚴重的抑郁慢性形式。與重度抑郁相比,不良心境相對恒定,周期性變化不明顯,程度較輕,中間有短暫的緩解期。但是一些惡劣心境患者病情可能會轉為抑郁。


這種情況的同學可能暗自早已覺察到自己的心理狀況出了問題,但卻遲遲不愿走入心理門診進行治療。


一方面是社會對抑郁癥的污名化導致患者病恥感強、精神壓力大。不少人認為得了精神疾病會被人看不起,而且外界甚至其親人也會給他貼上“性格軟弱”“抗壓力差”“意志不堅強”的標簽。但實際情況是抑郁癥與性格沒有必然聯系,外在活潑開朗、積極樂觀的人,也有可能患抑郁癥,專業稱之為“微笑型抑郁”。還有一些同學擔心自己的治療情況被學校得知,記錄在案,成為“重點關注對象”,影響個人發展。對此,宋大夫表示,為了解決問題,許多時候不能求全責備,太過避諱。


另一方面是患者本人對藥物有誤解,不能把它當做健康的好幫手。一些人固執認為心病還需心藥醫,開導一下不就好了嗎?宋大夫解釋說,抑郁癥的發病機制是患者腦內某種神經遞質不足,濃度降低,外在表現為情緒低落與悲觀消極。藥物的主要作用就是幫助患者恢復健康的生理物質基礎。


此外,一些同學對心理醫生治療的效果心懷疑慮:如果治療真的有效,為什么一些人還是會走上不歸路?宋醫生對此回復,大部分治療都是比較容易的,用藥物調節起來恢復比較快,重新回到正常的狀態也不難,難的是堅持用藥、繼續鞏固,以及定期復診。即便情緒有所好轉,也不能自主停藥。(文/王若婷)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新航云網絡 | 管理登录
广东11选5走势图